AG8九游会打通新奇特花卉上下游艾莫园艺想把朱顶红做成下一个百合丨早期项目

日期:2023-12-17 17:08:52

  AG8九游会按种植面积计,中国花卉在全球市场长期“霸榜。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统计,截至2020年,中国花卉种植面积达147万公顷,稳居第一大花卉种植大国。但按交易额,领土面积仅约云南省1/10大小的荷兰,花卉出口占到世界花卉出口量的70%,也是中国花卉的最主要进口国。

  按进口额比重,种球、盆花(景)和庭院植物、鲜切花是中国花卉进口主要类别,2020年三大类别合计占进口总额的87.45%。对进口花卉品种的高依赖度背后,品种技术创新明显不足。一项略显残酷的数据是,相比于20年前,尽管花卉技术人员所占从业人员比重有所上升,但基本也仅维持在3%-6%左右,整体比重极低。

  疫情是一个重要变量,由于全球供应链紧缺,种球、鲜切花的进口,均受到不同幅度影响,价格也水涨船高。市场环境转变面前,国产花卉产业的升级替呼之欲出。

  36氪近期接触的「艾莫园艺」,便是一家年轻的新奇特花卉综合运营商,他们从新奇特花卉朱顶红单品切入,通过自主研育和标准化种植,成功实现了花卉种苗国产化,尝试打破新奇特花卉对进口市场的单一依赖。

  成立于2020年,种好本土的新奇特花卉,是艾莫园艺的核心出发点。艾莫园艺创始人朱堃告诉36氪,作为后入局者,艾莫园艺希望避开与传统花企、花农在传统花卉大品类的单一竞争,寻找那些更长周期的新奇特品种,从而确立自身的产品壁垒。

  中国鲜花产业整体仍比较早级,按产量,云南是国内鲜切花第一大省,但主要种植的仍是向日葵、康乃馨、玫瑰、百合、洋桔梗、满天星等传统草花,此类花卉优点明显,出产快,最快三个月即可出花,但同质化问题也很突出,跟风种植严重,价格波动大。

  按规模大小来说,花卉大类包括观赏苗木、盆栽植物、鲜切花三类,在2014年以前,观赏苗木市场增长最为可观,但此后,鲜切化增长幅度逐步加快。从终端来看,这主要跟近些年鲜花的“悦己”消费风潮不无关系,花卉选择也从过去单一、跟风,趋于个性化、多样化。在会议与宴会场景之外,新奇特花卉越来越多进入人们的日常视野。

  ”物以稀为贵”,新奇特花卉的价格便是如此,由于国内种植面积较少,价格是受出口市场控制,随着国内需求增长,当国外种植面积相对有限时,价格也会水涨船高。

  不过,新奇特是相对规模而存在的。“20年前,百合也是新奇特”,朱堃告诉36氪,新奇特花卉通常先进入人们视野,而等规模化起来之后,又会被新的新奇特品种替代,但并不会由此消失,而是成为又一个“传统花卉”,“百合现在有的3、5块钱/支,也有很大销售市场,但20多年前,能卖20多元一支。”朱堃说。

  不同于郁金香、百合等新奇特花卉的种植泛滥,朱顶红在国内种植规模仍比较有限,在2018年,全国朱顶红销量仅有60万株左右。随着消费需求旺盛增长,这一数字如今已经涨至近1000万株。但由于全球供给相对有限,朱顶红的进口价格在以每年5%-10%左右的幅度增长。

  对进口花卉的依赖,是朱顶红等球根花卉共同面临的问题。朱堃经过调研发现,郁金香、百合种球进口量占国内总销量的比重均超过90%。换言之,本土花卉企业几乎没有抗衡的余地。据不完全统计,国产种球的自给率估计仅在2-4%左右。

  在花卉的产业升级方面,艾莫园艺希望在朱顶红身上做出一些改变,并在2021年9月之前,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种苗培育,迄今已经初步收效。朱堃告诉36氪,计划到2023年,艾莫园艺的朱顶红将正式大规模出货。

  不过在这之前,他们也一度走了弯路,除朱顶红外,艾莫园艺还试着培育了北美冬青、马蹄莲、大丽花等新奇特产品。但由于入局晚,艾莫园艺进入时,才发现北美冬青的种植规模已经起来。

  “我们那时介入成本高,跟农户竞争优势不明显,加上北美冬青对土壤要求也更高,”朱堃告诉36氪,种种原因下来,艾莫园艺在北美冬青有了几百万元的亏损。

  价格跟随供需关系的剧烈波动,也让朱堃感触尤深,“刚开始做时,市场上的一盆北美冬青批发价达到200元以上,但隔了仅一年,就降到了120元,到第三年又拦腰砍断跌到60元,”朱堃意识到,由于北美冬青采用扦插种植,门槛低,繁殖容易,致使市场非常无序。

  相比之下,作为球根类花卉的朱顶红,品类优点十分明显,产品标准化程度高,且相对于鲜切花的短保周期,球体保存时间长达3-6个月,可以支持更长时间的物流运输,在电商、出口贸易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新奇特也是花卉产业发达国家的重要投入方向。在花卉王国荷兰,便是以培育新奇特花卉为主。通过对科研层面的持续投入,荷兰每年花卉产业总能推陈出新。一项数据统计AG8九游会,荷兰花卉业平均每年能出800-1000个新品种。

  艾莫园艺对朱顶红的国产化替代,也是选择从研发端切入,通过杂交育种等方式对传统朱顶红品种进行改良。与此同时,结合球根类花卉特有属性,艾莫园艺与花卉种苗科研实验室和行业专家合作,成功通过组培方式将朱顶红完成种苗国产化。据艾莫园艺介绍,目前公司已与苏州农业职业技术学院、江苏省林科院、江苏省南京农业科学研究所达成合作。

  据悉,相较于传统球根花卉切繁育苗方式,组培具有培育稳定、成活率高、扩繁快速、成本低等特性。具体到朱顶红的数据来看,艾莫园艺采用组培方式下,朱顶红每45天可增殖3-4倍,呈指数级增长。

  朱堃告诉36氪,截至目前,艾莫园艺的朱顶红组培基数已实现量产,2022年计划产出400万株,基本完成约40%的朱顶红进口替代。

  在种植端,艾莫园艺还广泛与第三方展开合作。据悉,此前3月30日AG8九游会,艾莫园艺与兰州新区农投集团正式签定《朱顶红种植合作协议》,总投资逾1亿元建立朱顶红种球种植基地。其中一期合作种植数量近300万株,种植完成后,兰州合作基地将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朱顶红种球生产基地之一AG8九游会。

  此外,艾莫还在江苏、云南、四川等多地定量试点与合作农户生产种植。据朱堃估算,按每亩生产1万株朱顶红,产值可达20万,是传统农作物50倍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在定价方面,与其他花卉品种价格受供需波动较大不同,艾莫园艺主要通过以产定销的方式与农户进行合作,“农户最后卖多少钱不是市场决定,而是提前在两年前双方就已商定好价格,把价格锁死。”朱堃表示,这可以进一步确保朱顶红价格的稳定性。

  前述合作基础上,艾莫园艺计划到2023年,实现1000万株量级朱顶红的生产。在国内市场,由于朱顶红培育时间周期本身较长,这也意味着,短时间内,很难有新的企业赶超他们。这一规模已经支撑他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在朱顶红单品有着绝对的定价权。

  值得一提的是,在销售端,艾莫园艺的产品形态比较灵活,除向花农销售种苗外,艾莫园艺还针对不同渠道,做了不同产品类型,其中将裸球品类销往超市、盆栽批发商;对于已经成型的品类,则以礼盒、切花、蜡球等形式,直接面向终端销售。

  此外,盒马的定制化线上渠道、花加、直播电商等电商渠道以及国外市场,也在同步开拓当中。据朱堃介绍。艾莫园艺的零售端更多的是2B2C,并会广泛与第三方渠道进行合作。

  在2020年9月,艾莫园艺曾获得光合创投、鲜花电商「花加FlowerPlus」的天使轮融资。据36氪了解,目前艾莫园艺还在进行新一轮融资。

  本文由「杨亚飞」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必究。

  耐克否认将入驻拼多多;Tims天好咖啡牵手良品铺子;爱马仕家族成欧洲最富有家族丨品牌日报

  8家消费公司拿到新钱;喜茶推“茶坊”新业态;美亚手工制品前10月销售额同增超100%丨创投大视野

  36氪独家丨重新定义智能充电桩,「无尽瓦特」获顺为领投近1.5亿元天使轮融资

  4月14日,美国EDA软件公司新思科技接受美国商务部的调查,原因为该公司可能将关键技术转让给被制裁的华为。

Copyright© 2022-2024 AG8九游会-中国(大陆)官网 版权所有 HTML地图 XML地图 Powered by EyouCms皖ICP备956083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