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九游会鲜花电商独角兽花加停业调查:销量锐减涉经济纠纷资金被冻结

日期:2023-12-04 14:26:45

  AG8九游会自9月底开始,Flowerplus花加(以下简称花加)陷入危机,被爆出订购的鲜花被无故延迟配送,消费者申请退款时发现客服失联。

  花加作为鲜花电商独角兽企业,曾改变鲜花线下售卖方式。据花加公开信息显示,在巅峰时期,花加的累计付费用户数超过了1500万人,单月销售额最高过亿元。

  9月25日,一封署名人力资源部的邮件发到花加员工邮箱。邮件称,公司因银行账户被封,无法正常履约,进入停业整顿阶段,全体员工9月26日开始休假AG8九游会,薪资停发,社保公积金可能断缴。

  10月中旬,花加招商部总监刘红杰接受上游新闻(报料邮箱:)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因与供货商的经济问题被诉,导致公司资金被冻结。目前,已有国企表达投资意愿,花加预计在两周内基本可以恢复正常业务。

  9月初时,花加的危机就已有苗头,花加彼时声称,将调整供应链生产配送模式,每周一送改成隔周配送。

  在北京工作多年的李曼是花加的资深用户。在2016年,她就成为了花加注册会员,花加是她采购鲜花的首选渠道,花加一步步走进我的生活,又看着它逐渐被抛弃。

  2015年,花加推出日常鲜花订阅服务,99元4束包月套餐,用户可以按月订购、按周收到一束混合花束。

  李曼接触花加也是从包月套餐开始。一位朋友告诉她,有个买鲜花的渠道,订购一个月的套餐,每周都能收到一束快递的鲜花。

  她毕业不到两年,北漂收入刚够让自己的生活美好一点。花店买花动辄数百元的价格,对她而言,还算精神消费的奢侈品,偶尔会在路边买一束(花),三四十块钱一小束,花的种类也很少。

  至今,李曼还能回忆起刚在花加订购鲜花时的心情,第一束鲜花令她感到惊喜。花头包着小袋子,还都是花苞状态。花茎紧紧捆在一起,避免了运输折损不好护养,切断处还包了棉絮保湿。

  每周一上班收到鲜花快递,拆开摆上案头,每天上班打理鲜花。那束花开了整整一周,刚开始凋谢,第二束花就送到了。一束鲜花开一周,恰好与工作同一个节奏。不仅鲜花的质量有保证,花加还随花附上了护养指南卡片,让缺少养花知识的李曼在养护花的过程中,了解了不少鲜花知识。

  李曼成了花加的忠实用户。每年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或者是亲友的生日,她都会从花加上订花,还推荐给了身边其他朋友,很多朋友家里都有花加送的花瓶。

  花加品牌的初步形成,也是借助电商平台的发展,在大中城市的白领中口口相传。花加推出给新用户送花瓶的策略,也吸引了更多新顾客。李曼很称赞花加的小心思,空空的花瓶,总是会激起自己的购花欲。

  与传统花店主打的纪念日和礼品消费不同,花加为鲜花采购打造悦己理念。在花加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中,也多处撰文提出女生为自己而活。

  花加独特的理念和远低于实体花店的价格,成功吸引了市场的注意,迅速成为国内鲜花电商的头部品牌之一。在巅峰时期,花加的累计付费用户数超过了1500万人,单月销售额最高过亿元。

  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花加接连拿到天使轮和Pre-A轮两轮融资,累计超千万元。此后,花加的融资节奏保持每年一轮。2019年,花加拿下了3500万元的B轮融资,是花加最后一次对外公布融资消息。

  在李曼的印象中,直到2021年前,花加的发展势头一直很好,花的种类越来越多,优惠活动也越来越多,常有满减年卡之类的活动。她对储值消费一向警惕,尽管是花加的忠实用户,但还是没有超前消费。

  随着直播电商的兴起,李曼一度转向从直播间中购买鲜花。但直播间鲜花良莠不齐,她记得有一次在直播间中买的芍药花,开放时并非层层绽放,而是直接从花萼部分倒着绽开,有的只开了两天,花瓣就落完了。

  从在鲜花电商购买鲜花转投直播间购花,李曼并非特例AG8九游会,直播对鲜花电商的冲击肉眼可见。随着近年来互联网电商向直播、垂直电商方向发展,鲜花电商的生存空间就日益被挤压。直播间原产地发货39.9元3束的低价,完全抢走了鲜花电商的价格优势。

  2019年,鲜花电商开始走下坡路。爱尚鲜花被强制退市、门客生活悄然消失、花点时间被短暂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截至10月17日,花加在短视频平台官方旗舰店的粉丝数25.7万,而在直播售花的昆明市一家花店,粉丝数量达到179.9万,40支玫瑰花售价29.9元。相对于鲜花产区的直播账号,鲜花电商的关注度和价格竞争力都显示出明显不足。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花加这类垂直鲜花电商,面对综合电商和即时零售平台的竞争时,几乎无还手之力,鲜花品类的节日性消费特征与即时零售平台更加匹配。随着即时零售平台的快速发展,鲜花电商面临更加直接的竞争。

  此外,鲜花易受损、保质期短,鲜花电商要成功将鲜花配送到消费者手中,运输始终是鲜花电商必须面临的挑战。

  花加招商部总监刘红杰称,鲜花在运输途中的破损率达到10%至15%。开发线下门店加盟,就是想解决这一损耗问题,将实体店和线上业务融合。花加从线公里以内的实体店配送,减少鲜花的破损,也能提升用户的体验。

  花加曾经在上海和北京都做出过尝试,保证用户不会再收到被压的鲜花,但是这种尝试并未得到推行。刘红杰感慨,花加推出的99元4束花套餐,配送费用就高达11元多,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成本太高了。

  李曼觉得,花加美好的购物体验从2021年下半年起,慢慢消失了。花加的花常常不能按期送到,问售后就是在路上。

  2022年6月底,她给朋友订了束蝴蝶兰,下单后就告诉朋友等着收花。满怀期待的朋友等了近一个月都没收到花。李曼尴尬不已,数次催促客服,收到的反馈都是暂时还没有物流信息——问为什么不发货,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货,也不知道。最后客服也跟我说建议我取消订单。李曼说。

  李曼最后一次在花加买花是在今年4月,那时候她马上就要成为一名母亲。四月是芍药季,我早早就预定了,想着等生产完从医院回家,能看到一束鲜花迎接我和宝宝。但预售的鲜花到了该派送的时候,却迟迟不发货。李曼的满怀期待,变成了对花加的失望。

  李曼订购的鲜花还能正常退款,但此次花加停业整顿,包月和包年预定鲜花的客户遭遇退款困难。记者在社交平台上搜索发现,不少花加用户表示未得到花加退款。花加客服关停,记者通过多种客服途径联系花加售后咨询,都无法收到答复。

  记者联系花加创始人王柯表明采访意图,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王柯的回复。停业整顿事件爆发后,王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先处理完公司内部事情后,再接受采访,因为团队面临的问题非常多、非常繁杂,要竭尽全力去改变现状,挑战很大。

  花加招商部总监刘红杰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解释,舆情出现后,客服的咨询工作量太大,一个客服人员每天要应对数万条用户咨询,客服人员无力承担大量的咨询和退订业务,只能临时关闭线上客服。花加曾以短信的方式通知了老客户,公司将暂停订阅鲜花配送业务。

  对此花加公司还尚未出台具体的处理方案,客服人员也无法对外做出详细的说明。有包年的客户打电话找到刘红杰,强烈要求退款,刘红杰也表示无能为力。

  刘红杰表示,公司因与供货商的经济问题被起诉,公司资金被冻结,具体的招商工作还在推进,客服人员也无法给顾客具体的解决时间AG8九游会。

  工商信息显示,花加公司近5年涉及的司法案件中,2023年案件占比高达82.76%,涉及鲜花供应商、物流和包装等多行业企业。

  关于业务暂停期间的员工安排,刘红杰解释,员工暂停上班是在十一长假以后,这段时间,有很多人上门维权,大家也没有心情坐班。

  在国庆放假期间,公司没有主动裁员,也没有采取降薪等任何形式逼走员工,确实有一部分员工因为生活原因离开公司,花加也在苦苦支撑。

  刘红杰介绍,今年年初,花加的销量已经恢复,平均每个月的销量都在3000多万元。

  据刘红杰介绍,正常订的鲜花可以维持开放一个星期,但夏天尤其是七八月的淡季,炎热的天气让鲜花容易凋谢,很多人在这几个月是不买花的。公司在年初做计划的时候,对7月—9月订单量下滑情况做出了评估,但没想到会下滑这么多,说白了,也就是7、8、9月份的订单一下子下滑太多了,下滑幅度太大。

  刘红杰认为,资金链断裂的具体原因还需要研究,主要应归因于经营问题。公司在全国设立了4个冷链仓库,每个仓库有80至100名员工,需要投入大量资金,之前一直在打市场,也在烧钱。

  今年5月底,花加开始招商加盟,截至目前已有25家线下加盟门店,有的已经在营业,有的还在装修。刘红杰称,此次资金链断裂引起的风波,影响了花加的品牌形象,也影响到花加的线下门店加盟。

  花加的鲜花业务分为订阅订单和有礼订单,刘红杰介绍目前暂停的订单是订阅订单。当日达和两小时送达的有礼订单还可以下单,由附近的店铺配送。

  刘红杰预计,花加在两周内基本可以恢复正常业务。据他透露,由当地政府牵头组织,已经有企业表达出对花加的投资意愿。10月11日,他还和一家国企负责人商讨具体投资事宜,整体谈下来,感觉还不错。

  新的一轮融资重组以后,花加会做出相关的声明,所有的消费者的维权流程都会恢复正常。刘红杰介绍,花加会处理退款订单。但据他估计,退款率应该在10%左右,大部分的预付款订单,花加会延长订单时效性,补足剩余的未发货鲜花。

Copyright© 2022-2024 AG8九游会-中国(大陆)官网 版权所有 HTML地图 XML地图 皖ICP备95608317号